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一分彩计划

张海鸥《水云轩诗词·自由诗》(1994-2014)

张海鸥

多雨的季节1994

多雨的季节

迷濛了旷野的苍凉

滔滔春色掩过夜的江亭

戏谑丝丝缕缕的孤独

 

落花如醉

酿一杯心期如许

明知道春红夏绿之后便是秋黄

祭奠的酒

又何必非洒进岁末的严寒

 

小路崎岖

牵扯着无数未来和过去

演绎着悲欢荣辱困顿求索

一切都经历了

却又尚未开始

刚展开的叶子碎了

携着秋霜冬雪

一掬成熟的尸骨

 

春风无语

它懂得生命如斯

既然每个过程都连着结束

既然终结就是初始

 

心期如水

风里雨里

看春花秋月

小路弯弯

人来人去

 

将旷古的谶语

埋进洪荒的墓地

 

青青草1994

青青草

无言流淌

挽一片淡墨的云

细数岁月蹉跎

 

春色迷离

醉我长夜凝眸

桥亭岑寂

只几片残灯明灭

像一串遥远的梦

 

青山依旧

流水无痕 

 

寻路康乐园1998

暮色康园

我踏着弯弯的岁月寻路

 

路是什么

是康乐公优雅的木屐

还是陈寅恪孤独的守望

一位伟人说

走的人多了便是路

 

是的

这就是路

路是漫长的

连接着历史和未来

路是艰难的

从生命的初始到终结

负载着成功与失败

光荣和梦想

  

有时候

走了很久很久的路

却发现恍如原地

有时候

如光如电的岁月啊

却好像跨越了万里行程

  

当孔夫子伫立河边喟然长叹的时候

人生的路显得那么匆促

当普罗米修斯在高加索悬崖上受苦的时候

人类的路又是那么漫长

而当智慧的庄周梦为蝴蝶之际

生命之路又是那么自由而且从容

 

路是神秘的

就像靡菲斯特手中的魔杖

引起人无数幻想和追寻

而当蓦然回首之际

却发现真实竟是虚幻

终结就是初始

永恒便是无常

  

路是无情的

把一切得与失

荣与枯

悲欢与离合

连同无数旷古的谶语

都埋进洪荒的墓地

  

然而

路也是宽容的

那里有婴儿在母亲怀里的笑靥

有恋人月夜的偎依

有求索者无悔的拼搏

有朋友高山流水的问慰

 

是的

这就是路

这就是路啊

原来她

本无所谓有或者无

只是

走的人不同而已

      

寻梦康乐园1999

中大七十五年校庆约稿

夜色如歌

歌声在钟楼前沉默

鸿影如梦

梦幻在榕荫中蹉跎

 

都说七十就是古稀

古稀便是沧桑

那么康乐园啊

我就用年轻的岁月舒展你坎坷的额头

我就用梦幻的翅膀追回你飘逝的风华

而当我老去时

你一定还年轻

可是你不必

不必用常春藤捆扎我的小木屋

也不必将一朵紫荆花放在我平静的胸口

 

我是你晚秋的一帧枫叶

斑斓你的富有

我是你清晨的一片羽毛

丰满你的从容

或许我是你梦中的蝴蝶吧

美丽你千秋风韵

然而我最是你燃烧的血与火

在你涅槃的黄昏

化作沉醉的老酒

 

而你呢

你是我心湖里款款流动的水吗

烟雨迷朦的季节

宽容我的漂泊

你是我凝眸里长长的林荫路吗

暮霭沉沉的黄昏

呵护我的孤独

我无言的淡泊

能否驻你惊鸿一瞥

我长久的守望

能否伴你风生水起

 

也许——

也许你根本就不知道我

可是我梦里梦外千万次地忖度

我注定是你钟楼前沉默的歌

 

漂泊1999

漂泊是一首歌

从岁月的枝头流过

漂泊是一杯酒

斟酌在黄昏风雨后

 

为了一串串梦想

就把日子装进行囊

每个驿站都像是家

寻芳不觉醉流霞

每个渡口都像是归期

常倚清流数鬓丝

漫漫长旅

仿佛总为圆一朵小小的墨迹

一个邮戳

就把艰辛变成了快慰

 

漂泊是个银行

存着收获也存着付出,

存着希望也存着忧伤

刚刚还蒹葭采采

转眼就白露为霜

 

常常是因为家才漂泊

因为漂泊才回归

就像船总要靠岸

岸又总留不住船

 

原来这天地间许多的漂泊

都只是为了漂泊

那么回归

也只是为了

──回归

漂泊的回归和回归的漂泊

就像从银行走进邮局

从邮局走进银行

 

漂泊是天上的云

回归是地上的河

 

又致——2000.5

雁观电视剧《人间四月天》有感于志摩故事,乃索诗并命首句。

送你一束束花开花落

风雨声声

是我无言的诉说

许是你第一次的回眸

便锁定我终生守候

雨后彩虹

是心与心的牵手

 

送你一束束花开花落

江水悠悠

是我不尽的诉说

小院里丁香幽幽

晚风吹我到你枝头

请一朵初开的紫罗兰

带去我一串串问候

 

送别2000.6

中文系96级毕业晚宴,余既为班主任又曾任课,乃以诗赠别。

这不是惜别的杨柳

送给你——此刻的心情

我不能留住青春的脚步

你却把青春留在我心里

 

康乐园灯光明灭

记得你风华正茂

下渡口月色朦胧

记得你来去匆匆

 

记得你——

这不是伤感的别离

如果你海面上风波骤起

就想想康乐园

曾驻你漂泊的港湾

如果你沙漠里驼铃喑哑

就想想康乐园

曾润你心灵的甘泉

 

独步黄昏

你也许会觉得疲惫

这湖边的摇椅

就是你夏夜的休闲

落雪的季节

你也许会觉得冷清

这陋室的清茶

就是你冬天的温暖

 

春天里我们相会在康园

杏花零落香

余霞尚满天

秋天里我们相会在康园

榕荫芳草地

老圃秋容淡

池塘春草千年的绿

不尽的行程不尽的缘

 

伫立2001.7晋职未果

夜色康园

你伫立依旧

风从惺亭深处吹来

碎一地喑哑的钟声

珠江无语

 

若不是那苍青色的神秘

还有帆影和风笛

你也许早就离开了

然而每颗星都离你很远

每只船都不相识

 

好想留住那串星

可惜一闪就没了

船上并没有梦的故事

 

若不是那场雨

你也许不这样

但不这样又怎样呢

榕树大了

后来死了

眼睁睁地

珠水悠悠

 

你伫立依旧

无悔、也无奈

 

走向丛林2001.7

走向丛林

我不怕被沼泽吞没

也不因无路而悲伤

面对无常和无奈

我不会

决不会——

关闭心的窗口

 

如果我的沉默能呵护丛林的宁静

如果我的孤独能装点山谷的风景

如果我的不幸就是江河的流程

那么我

并不吝啬苦难的承受

甚至可以坦然地走向山坳的祭坛

 

明知林中有蛇类

但我不能改变行程

或许松鼠会退避

但人是站着走路的

他需要独特的家园

 

毕竟

承受苦难

是人类最高的光荣

 

仰望星空2002.3.2

仰望星空

是生命的一种姿势

也是一份心情

是缪斯忧伤的诗意

是康德永恒的惊奇和敬畏

是海德格尔对存在的反省

 

我仰望星空

向我眨眼的似乎很远

对我沉默的似乎很近

那斑斓的此在和神秘的未然

都是我天长地久的尊崇

 

我轻轻地叩问天穹

屈大夫上下求索的那条路

是否还装点着银河仙浪

李太白醉后是否就睡在月宫

苏东坡在儋耳的苍颜微笑

是否依然温润着海角天涯的风

 

那么我的关注和徘徊

我的轻盈和沉重

我天地苍茫的苦与乐

我一杯一箸的悲欢与离合

连同我心海的扁舟

你——还能承载吗

当我也化作星星和清风

你能否许我一片落叶的安宁

 

梦醉狂舞2002.7.2

广州中山纪念堂演出现代舞《李白》,学棣张隽赠票并索诗。

死亡是历史的生命

当死亡化为泥土

历史便升上天空

天空漂浮着

寻梦者的扁舟

摇曳出万古风情

 

长庚入梦

划破夜的苍茫

洒一路酒气与诗情

将生而为自由的精灵

淡出悠远的时空

 

才知道浮生之旅皆为梦幻

才知道怎样消逝方是永恒

 

桃李园羽觞醉月

谢朓楼抽刀断水

舍得五花马千金裘

才有痛饮狂歌的自由

敢于槌碎黄鹤楼

才不负江南女儿歌棹讴

与敬亭山小酌倾谈

方悟得——

人须怎样活着和死去

才配装点历史的天空

 

徘徊的马岗顶2002.7

晋职后竟无欢欣

夜色轻抚着马岗顶的岑寂

深深浅浅的是我的心情

也许我读不懂这林中的幽邃

不知道细叶榕为谁婆娑

凤尾竹为谁渊默

可是我知道这宽宽窄窄的路

当然不是清夜沉沉的春酌

也不是一声呐喊的拼争

那么这路上徘徊的寻梦者

可否有梦里忧伤的自由

可否有拣尽寒枝的自守

 

檐下虬曲的海棠

必不是苏轼喜欢过的那一株

虽然有同样的幽独

但那低亚的枝条

柔韧着百炼的刚强

依旧是千秋的生长

物竞天择的艰辛啊

玉成你高贵的孤独

 

水面没有涟漪

但却看不清陈年的湖底

匆匆照影的惊鸿

其实也不必叩问水底的泥沙

浊者自浊

清者自清

那平静的宽容

注定是永远的承受

 

在没有月色也没有灯光的马岗顶

野草一如既往地缄默

呵护夜的安宁

守望绿色的风

 

再致——2002.7

倘若允许选择

你是否后悔那个初吻的夜晚

跟他走向丛林和沼泽

却不知能否找到海和沙滩

 

面对无常与偶然

你虽深信他的智慧和勇气

可大榕树一次次为古老的故事流泪

你是否有足够的耐心

轻抚他伤痕累累的胸膛

倾听那宽厚坦荡的起伏

 

在风雨如晦的长夜

在蛇鼠出没的幽谷

你可甘心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把古燕赵的感慨悲歌

换了姑苏城的小调评弹

 

早知道沧海月明珠有泪

就不必抱怨锦瑟无端

当树长在山上就是过错

当煤球也变成白色

你和我依然执手

在丛林和沼泽中前行

寻找心的家园

 

执子之手2002.9.9

结婚20年了

在岁月的每一个渡口

我轻轻地握着你的手

涉过快乐和忧伤的河

忧伤和快乐依旧

 

仰望天空

总在大地上行走

命运像堵墙又厚又高

梦也总是扑朔迷离

眼前这渡口和小船

漂泊着烦忙和无奈

总也锁不住悲欢离合

人在船上船在水中

顺流还是溯流

往往由不得自己

流出天地间一片片苍茫

我们仍须行走

 

其实我不在乎水怎么流

我只要轻轻握着你的手

 

康园无雪2003春寒

康园无雪

海棠并未在夜色里绽放

林中也没有梅花或雪莲

守望了千年的沉默

依旧是绿色的无言

 

许是梦中的纷披吧

一次次弥漫天地的净化

总也抵不住无微不至的灰尘

一场场至情至性的飘扬

都化作二分泥土一分流水

 

梦伤了雪的心

海棠不愿流泪

 

在冰冷的极地

雪是生命如实的约会

是可以轻轻触摸的纯洁

是值得以身相许的宽容

是肝胆相照的明澈

雪是白的

 

而在温热的回归线内

雪只是梦的虚无

梦中的雪常是黑色

或者殷红或者暗紫

 

康园无雪

空惹雪梦无痕

海棠梦想着雪的故事

哪怕赤道也变成极地

就算被雪埋葬

也要远离无雪的暧昧

 

梦湘南2003.12.29

初到日本东海大学居湘南秦野驿所

别梦依依

神奈川的风

秦野的雨

是四季的缘分

枫叶如丹

转眼又是冷冷的黄

盈盈的绿

梦在湘南

 

尘封的窗前

富士山白雪皑皑

消融了仲夏夜的温馨

在冬天相聚——又别离

天涯咫尺

为了忘却也为了记起

醒也凄迷

梦也凄迷

 

等待2004

月亮在窗口徘徊

陪伴着你的孤独

我的忧伤

——梦里梦外

 

古老的银杏叶上

挂着一滴翠绿的诗

海风弹起仲夏的夜曲

听溪水诉说遥远的心事

 

不知从何时开始

等待就是你我的四季

春漂来樱花

秋流走红叶

总是年年的风

岁岁的雨

——涓涓的泪

 

尘封的山门

如何为梦境开启

那一品洁白的蝴蝶兰

藏一个温存的渊默

原来亘古的守望

都只为片刻消融

 

风和水相约

许一杯银色的醉

 

久违2004

晦涩的天气阴晴难料

消解了樱花

变换了杜鹃

月光常被浮云遮掩

偶尔在草地

留一片无影的彳亍

 

阴晴圆缺与悲欢离合

是过程还是结果

星星从何处升起

又在哪里隐没

圣坛上的先哲

曾是虔诚的参拜者

如果宇宙不再运行

那么历史和未来何异

 

我站在会馆楼头

等朝阳跃出晓雾

准备好相机

把瞬间留作永恒

 

蓦然回首

富士山忽然映入

蒙蔽已久的心

久违了——你好

 

日子2004

雁自广州飞来日本东海大学

走近遥远的你——在天涯

天涯是你我的际遇

我是你的行囊

你是我的逆旅

 

水边沙外

雁过无痕

一波又一波海潮

舒卷一串串心情

夕阳依旧把山川收进晚霞残照

远草平林

又伴溪水入梦

 

星星眨着眼

认得那把三折伞

折叠着悲欢离合

阳光下撑开太平洋浪花朵朵

风雨中撑开弘法山钟韵悠悠

故事常新

日复一日

 

告别富士山的白雪

白雪依旧皑皑

等来秋风红叶

红叶随水漂零

 

一次次匆匆来去

日子还是日子

在等待中消解又蕴蓄

你和我——

一分一寸的日子

 

叶子2004

一片叶子轻轻

倏然飘到我面前

携着春温带着秋寒

默默地叙说绿和黄的故事

还有火山  地震  台风

岁月相从的忠诚

总也止不住随风随水的飘零

雪花变成大雨

烂漫了一番番春夏

寂寞了一场场秋冬

 

一片叶子轻轻

走进繁星闪烁的梦

叶脉是扶疏的银河

叶片是神秘的苍穹

隔河的守望

不知从何时开始

直到永恒

 

一片叶子轻轻

似梦非梦  似醒非醒

飘来是缘  飘走是命

飘进书本做个书签

落到林中化做泥土

流进江河湖海是一叶扁舟

载几许离愁和思念

无边无际地漂零

 

曾经2004

从远古洪荒走来

掠过千秋岁月万顷重洋

许是开辟之初的缘

在天之涯海之外

雪花轻轻飘落

夕阳拥抱着海浪

听弘法山一遍遍晚钟

暖风轻抚的春夜

月影樱花

水边林外的歌吟

曾经是永远的——曾经

四季的风雨

湖畔的黄昏

徘徊着笑与泪、诗与梦

数了一遍又一遍

永远的北极北斗

星月相随

雪梦未醒又是雨梦

梅花落后梅子青

樱花悄然逝

杜鹃次第红

轻云圆月中秋小饮

红叶丹泽瑟瑟秋风

秦野河到了冬季也不结冰

 

拾一片红叶塞进行囊

流走的流走

飘零的飘零

朝夕相望的还是窗口的富士山

呵护着岁月相许的诗情

 

盘龙峡的水车群2006.5题照片

转来转去的

从远古到未来

从山林到江海

风声雨声里

车轮悠悠

溪水淙淙

 

旅游者说这是风景

佛说这是轮回

 

水车架架

轮回种种

流动的是曲折

驻守的是圆通

 

百转千回的归宿啊

无始无终的行程

已知就是未然吗

曾经已是永远的曾经

 

桃源的酒坛2006.5题照片

谁写下这千秋的酒字

是小令也是长歌

蘸了谁的年华谁的苦乐

酿了谁的悲欢离合

 

消解与凝聚

通达与执着

酒浓酒淡之际

有泪水也有欢笑

墨深墨浅之间

有梦想也有失落

 

这千秋的酒字啊

时而刚健时而阿娜

杯起杯落

笑说祸福兴亡

酒醉酒醒

深尝人生百味

怎一个酒字了得

 

绿红白2006.8作于井冈山

这一山翠竹青青

藏了多少盛衰枯荣

 

原本不红不白的日子

忽然就你死我活

竹筷变了竹钉

竹林变了陷阱

山大王变了将军又成屈死鬼

兵剿匪匪又成了兵

都应了那句成王败寇老话

善恶功罪实在也说不太清

 

一场场帝王梦

血雨腥风

 

星星火真的把绿色烧红

这一湾碧水何去何从

 

康园八景(组诗)2006.9

风敲竹韵

康乐园里曾有七座竹园上百种竹,除本土竹种外,许多竹种是海归者从世界各地运回来的。这些竹子除美化环境、供教学研究之用,还常常馈赠异地,据说现在北京紫竹院的紫竹就取种于此。而这百年校园,荟萃和繁衍的,当然不只是竹子,比如王力先生带着他的学术团队,从康乐园进驻燕园……

 

已是百年的守望

早已分不清哪一丛携着南洋的氤氲

哪一丛染着北美的风情

或许那些竹公竹婆

还记得年少的迁徙

几万里烟波浩渺

往事如雨如风

 

康园的紫竹到了北京,

如今正郁郁葱葱

每天阅读着国家图书馆

古今多少事

都如风摇竹影

月光下

竹影也朦胧

 

还有未名湖畔的青竹黄竹

不知还能否讲述康乐公的故事

如今的马岗顶

还有多少往日的弟兄

还有没有人醉卧竹林

重温千秋竹梦

 

传说康乐园曾有七片竹林

林中有七位仙人

后来竹林凋伤

仙人把竹种播散人间

化作竹园千万

 

如今的康园竹林

没有往日的酒香和琴音

依旧是风敲竹韵

常有人牵着手或携着书

步量每一寸晨昏

 

榕荫馥郁

说起康乐园的美景,人们总会想到那些老树青坪榕荫郁蔽的路,却不知从康乐公到修水先生,前贤们是怎样在晨曦和暮霭中散步的。百年校园,条条林荫路上走过多少人,有过多少事……

 

许是康乐公长袖善舞

化作这榕荫馥郁

池塘边年年春草

树林里日日鸣禽

 

榕荫路连着珠江

水远风长

牵着大学的精魂

钟灵毓秀是通达南北的绿

传薪续火是五湖四海的人

 

都说阅尽沧桑

可沧桑怎能阅尽

都说树大根深

可哪有不死的大树

只有亘古的园林

 

康乐园林

嘉树成荫

凤凰似火

紫荆如云

芭蕉叶大

栀子香深

椰肥竹瘦

樟老梅新

 

哲生堂风摇九子铃

四角亭默对进士门

蝉鸣蛙唱里

老去的是你我的岁月

不老的是一脉学魂

 

荷风淡淡

据说康乐园本有十三处湖泊池沼,如今仍存者四。其名不详,园管习以方位称之。东湖有荷,绿树环护,湖畔春情甚浓,书香飘逸。北门长方之池位置显赫,然数十年间气象衰飒,两旁大王椰树肃立,岭南堂和中大牌坊分立南北,看珠江东去。不知当年修建者是否有“雷池”或“大王池”之用意。西湖临康乐园酒家,有玉色三孔桥与碧水相映,湖边沙明柳暗,是老幼康乐之湖。东北湖楼影湖光,岸曲亭秀,最得马岗山水韵致,水旁有松园,或称松园湖。

 

湖畔总有人追寻

爱已是往事吗

水边芳草萋萋

多少梦想成真

多少境缘成尘

 

东湖的荷花西湖的柳

见证多少阅读的晨昏

青春牵手已成垂暮

戏水的儿童

怎知前辈爱的艰辛

 

春风里木棉花开

秋雨中枯荷残败

谁见过环湖的路有始有终

谁见过湖边的人青春常在

 

然而康园的记忆深处

湖边总是香飘四季

无论人喧世闹

无论天风海雨

校园纵有是非百变

湖水总是不离不弃

 

那平静的宽容注定是永远的承受吗

那无言的守望终究是一池寒碧吗

当一场场演出曲终奏雅

明年的红舞鞋又在订做

水面飘来的

依旧是淡淡荷风

 

下渡秋风

下渡是珠江边的小小村落,紧邻康乐园。与其说它是中大的近邻,不如说是中大学生乐园,出租屋、大排档、小士多,和学生们相依为命。日复一日,人来人去,演绎着色彩斑斓的青春剧……

 

来了师弟走了师兄

酒也匆匆

人也匆匆

又一番月色朦胧

又一场玉露金风

 

小店里狂歌痛饮纵横谈笑

没有鸿儒没有富翁

也没有一个是白丁

每个人都有的

是青春的理想和激情

 

窄门陋巷

邂逅多少情爱友爱

演绎多少得失成败

踏不破的门坎

阻不住的行程

 

都说人生如梦

梦中的你澹荡如风

停船酌酒相约下渡

许几桩心愿随几个缘

等一段青春的航行

秋风起时

帆影又从容

 

怀士堂

怀士堂,俗称“小礼堂”,是中山大学的标志性建筑,是唯一有资格矗立在中轴线上的堂奥,因为它是学校举行重要会议或礼仪的地方。取名“怀士”,不知是否有古人“青青子衿”之意。可以肯定的是:这里是人才聚首、风云际会之地。所以中山先生手书的校训也树立于此。中大学子的照片,少不了这堂前堂后的背景。至于大学的记忆深处……

 

怀士堂神圣又神秘

就像千秋的孔子

淑士彰贤

传钵授笈

这里是洗礼的圣地

 

堂前芳草瀰瀰

层霄琼瑶郁郁

灯影书香里

说不尽大雁归来

鲲鹏振翼

 

堂里的演讲伴着掌声

堂前的桃李浴着春风

任是豆蔻年华变了耆旧

任是露润霜滋四海飘零

经商治学为政

谁不从这里启程

 

月光中走来银发情侣

重温相思树下的往事

如今红豆已成林

只有海棠依旧

 

黑石屋

黑石屋是康乐园首位华人校长钟荣光先生的故居。1922.6.16陈炯明兵变,宋庆龄曾避难于此。1923 . 12 .21孙中山曾在黑石屋与岭南大学师生座谈。孙、钟同乡,又是早期中兴会同志。此楼现为贵宾楼。楼前的大榕树和樟树不知有几百岁了,对面永芳堂广场十八前贤的铜像肃立(他们站在那儿干什么呢),其中第一位就是中山先生。他累了吗?累了就到钟校长家再喝杯茶吧……

 

谁在屋前种这些树

见证共和的沧桑

谁在小院清宵对饮

笑谈风云迢递

如今的鹧鸪声里

往事如梦如丝

 

那个属于校长和总统的夜晚

惊风密雨

交织一份海内天涯的乡谊

国之兴亡与校之盛衰

一如这故居的灯光

时明时暗

春来冬去

 

那些属于校长和教授的夜晚

灯光琴韵里

几度兰亭金谷

多少风期相许

酒香和茶香

醉了芳草萋萋

 

千秋草木百年校园

人如过客事如流水

凤凰花总在五月绽放

紫荆花则要开在年底

沏一杯淡淡的茶在榕树下

细品未来和过去

 

寒柳堂

二十世纪最称天才的学者陈寅恪,在康乐园度过了他生命的最后二十年。他居住在马岗顶下一座小红楼里。小楼至今有号无名,但在全世界学人的常识中,这里就是“寒柳堂”,瞻仰者经年不断。风雨剥蚀,小路上的白水泥淡得若有若无了……

 

据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但愿对于人类

这不是普遍的规律

至少在寒柳堂里

 

大才天赐

学人天际

徒令人高山仰止

在缺少自由的时代倡导自由

在迷失自性的时代卓然独立

在思想专制中敏于思想

在不学无术时学而有术

壁立千仞

砥柱中流

先生冷眼看举世浊众生醉

玉碎心碎

唯此志不夺此情不坠

 

听惯了大钟楼的钟声

钟声依旧响起

看惯了马岗顶的草木

草木依旧枯荣

如今此地

无碑无墓

唯有寒柳共春风

 

广寒宫

先生们太有趣,怎么给女生宿舍取名“广寒宫”?难道希望她们都做个“嫦娥”吗?还是希望她们以嫦娥为鉴,珍重俗生现世?或是希望她们有嫦娥的美丽和勇敢……

 

谁愿意驻守广寒宫

寂寞中温习飞天奔月的梦

谁知道当年的嫦娥

在月宫是否冷清

 

秋风里我路过广寒宫

想起一代才女学人

葵扇唐装教授

诗意盈盈的冼玉清

 

隔江的星海音乐厅

不时传出悠扬的乐曲

会心人或许还听得出

冼氏师徒的远洋深情

 

传说她一生过于节俭

却把全部积蓄慷慨捐献

传说她冰心美质却终生不嫁

只为许身教育一片丹诚

 

如今的广寒宫里

还有没有素心人读书励志

花间月下的牵手

是否还记得冼家先生玉润风清

 

凤凰树·鲁迅2007.9.19

中文系楼东有凤凰树,树下新立鲁迅先生汉白玉雕像。凤凰树每年五月花开花落,然今年殊异,自五月至九月,红花次第不已。课前课后,学生们从此走过……

那一树远古飞来的凤凰

伴着孤独的树人者